协会资讯

协会资讯

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协会资讯>新闻中心

科学时报:心肺复苏急救遭遇免责困境

   

2008年至今,首都机场安装的57台自动体外除颤器一直被束之高阁;尽管这些仪器可以挽救心脏性猝死病人的生命,但机场工作人员却无人敢用,因为做活了好说,做死了麻烦”——

最近几年我们抢救了300多位心肺复苏的病人,但成功率很低,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与国外10%以上的成功率相比,让中南大学附属湘雅二院主任医师熊光仲难以说出口的,是抢救成功的23位病人只占总人数的7%

熊光仲的另一个职务,恰恰是湖南省急救卫生队伍培训基地中心副主任。

可是,你们的7%已经很高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医院院长刘兆琪说:今年到现在,首都机场的乘客因心脏原因猝死了16人,可安装在T3航站楼的57台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却丝毫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本来,这16位死亡患者可以通过快速、及时的自动体外除颤器来进行急救,但自从2008奥运前夕为与国际接轨安装至今3年,它们却一直被束之高阁。

刘兆琪深知这些仪器对突然倒地的心脏性猝死病人是可以救命的灭火器。但问题是,尽管每年都在对机场工作人员进行自动体外除颤器的使用培训,但培训完了他们也不敢做,因为做活了好说,做死了麻烦

心肺复苏急救应该采取免责制,尽快推倒医院围墙,建立灾害自救互救的生命链。在日前举行的中国科协第52期新观点新学说学术沙龙上,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常务副会长李宗浩等多位急救专家发出上述呼吁。

每耽误1分钟,心脏性猝死患者的生存几率就会下降7%10%。如果10分钟后才进行电击除颤,病人存活的机会就下降到不足5%。在一座交通拥堵的大城市,急救医疗人员到达现场往往超过10分钟。

目前在心源性猝死的急救中,使用体外自动除颤器尽快除颤是最容易实现、效果最好的一环。李宗浩告诉记者,自动体外除颤器最大的特点是,非医务人员经过20分钟培训就能使用,与病人身体接通后,仪器完全可以自己判断是否需要除颤,多大强度除颤。

解放军三六医院原副院长钱方毅说,几年前美国推出公众除颤入门计划,国会及各州相继出台法案议案,鼓励在公共场所或私人领地内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并对乐善好施的人使用除颤仪给予紧急处理时,免除其一切个人责任,提高院外心脏骤停患者生存率。

应该明文规定,紧急情况下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造成的所有过失可以免责;其次,应该借鉴欧美及我国台湾等地的经验,把心肺复苏、自动除颤等知识纳入中学阶段课程,作为素质教育培训普及起来。重庆急救中心主任史若飞表示。

史若飞认为,长期形成的医院模式办急救专业机构的理念,使得我国的急救事业与国际成熟先进的急救医疗服务难以接轨。急救社会化,结构网络化,抢救现场化,知识普及化的现代急救理念必须普及。

“3万~5万元一台的价格比CT、彩超等仪器便宜得多,但因为只在突发事件时才会用到,很多医院都没有普及,熊光仲认为,目前至少应先在救护车上普及这种仪器。

虽然与美国机场二十多米远一个的密度相比,100万平方米的首都机场T3航站楼仅有57台自动体外除颤器明显偏少,但更为可怜的是,我国很多大型公众场所乃至医院仅有一两台甚至没有。

国内公共场所只有北京、上海,重庆等几个机场配备了少量,而且还面临着会用的人少,无免责,会用的人也不敢用的尴尬,更多的公共场所则完全是空白。李宗浩一直致力于推动自动体外除颤器在我国的广泛普及,但如今的状况让他觉得遗憾。

李宗浩建议,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应授权国家行业协会制订规范的心肺复苏、自动体外除颤培训教学计划,通过考核考试获证,让更多的人学会使用该仪器,同时呼吁国家制定相关的免责法规,让更多心脏性猝死病人在关键时刻获得救治。     

---来源:科学时报